超级高铁的两种开发战略,你看好哪一种?

原标题:超级高铁的两种开发战略,你看好哪一种?

超级高铁的两种开发战略,你看好哪一种?

几个世纪以来,类似超级高铁(Hyperloop)的想法一直被反复提出与否决。六年前,埃隆·马斯克发表了一份白皮书,将超级高铁重新带回公众的视野,极大地推动了相关实践的发展。

VHO与HTT两家初创公司已经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但二者应用了截然不同的战略。谁将赢得这一场超级高铁的“超级竞赛”?

飞行史爱好者一定知道,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是第一个独自不间断飞越大西洋的人。1927年,他驾驶一架单座固定翼飞机从美国纽约长岛机场起飞,飞行约33小时后,降落在巴黎附近的一个机场。

时至今日,查尔斯仍然赫赫有名。但雷蒙德·奥特洛(Raymond Orteig)可能就不太为人所知了。奥特洛是一位法裔美国人,这位酒店老板设立了高达2.5万美元的奥特洛奖(按照现在的价格计算,这笔奖金价值超过36万美元),用来奖励首位不着陆成功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正是奥特洛引发了这场航空史上的创新竞赛。

21世纪的“新竞赛”

时间快进到86年后,2013年,一位比奥特洛更富有、更大胆的企业家发起了一场交通领域的新竞赛。现任特斯拉(Tesla)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发表了一份白皮书,描述了“超级高铁”的概念:在真空管道中,以每小时1000公里的速度,将车厢点对点发射到目的地。

从根本上讲,这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类似的尝试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1799年。英国发明家乔治·梅德赫斯特(George Medhurst)曾提出以空气压力为动力,通过伦敦地下的铸铁管道运送乘客,并为这种“大气压力铁路”申请了专利。

200多年来,虽然人们不断探索超级高铁的实践,但这些尝试却都因缺乏真正的动力而未能成为现实。作为一个极受关注又颇有争议的人物,马斯克的白皮书成为了关键触发点,可能为行业带来重大变革。

时机也同样重要,通信、数据、绘图、建模、航空航天和物联网等技术恰好在此时都取得了进步,还出现了新的商业和组织体系,包括循环经济、共享和“社群”概念。如今的初创企业有幸可以利用这些创新,让超级高铁的梦想成真。

两种模式与路径

自2013年以来,很多组织都在致力于研究超级高铁交通技术这一概念,维珍超级高铁一号(Virgin Hyperloop One,VHO)和超级铁路交通技术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HTT)两家公司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有趣的是,这两家公司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战略。VHO公司自建团队,并争取到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巨额投资。而HTT公司的创始人比伯·格瑞斯塔(Bibop Gresta)和迪尔克·阿尔伯恩(Dirk Ahlborn)则建立了一个开源模型,邀请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工程师和全体专家共同参与超级高铁的研发活动。

01

开源模式的探索

HTT董事长格瑞斯塔解释道:“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JumpStartFund的网站,以股票期权作为回报,邀请人们参与项目开发。网站上转载了马斯克关于超级高铁的白皮书之后,来自20个国家的100人申请加入团队……每个问题都有解决方案,这些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SpaceX、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科学家们不仅会提出问题,还会积极参与解决问题。”

开源这一概念原本仅限于软件领域,从未用于像超级高铁这样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但HTT集思广益,建立了一套假设模型,支持科学研究,可以绘制图纸和模型,甚至开始向相关资方推销这一概念。

关于HTT

一亿美元

截至2016年12月1日,HTT融资超过1亿美元

八倍

HTT公司称,泛合金的强度比钢高八倍,该公司用泛合金制造超级高铁车舱

10小时

开源团队成员每周至少工作10小时

我们仍尚未明确,开源项目是否能像拥有长期团队的项目那样吸引相同的投资。而且,开源项目仍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对众多创意进行甄别与筛选。

尽管如此,HTT公司正在飞速发展,与印度、韩国、印尼和捷克等国签署了各种勘探协议与许可授权合同,进行可行性评估。同时,HTT还开始计划在中国和乌克兰建设商业化超级高铁。该公司在法国图卢兹的研发中心新建了一条320米长的超级高铁测试管道。HTT表示,第二条长度约为一公里的测试管道将于2019年底投入使用。

02

传统模式的初创企业

VHO公司利用更传统的团队、融资方式与功能性原型开发模式。VHO市场部负责人瑞恩·凯利(Ryan Kelly)表示:“2017年,我们的任务是在内华达沙漠DevLoop实验管道上证明超级高铁技术的可行性,2018年和2019年的主题则是商业化,因此,我们正在全球各地进行环境影响的研究。”

VHO认为,赢得这场竞赛的关键在于挖掘合适的人才,这些人才需要了解相关的安全和监管架构,这将决定项目的成败。

关于VHO

五亿美元

VHO宣布,计划在西班牙波巴迪拉村斥资五亿美元新建研究中心

387公里

2017年12月,VHO超级高铁测试创造了387km/h的最高时速记录

30分钟

VHO预计,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运行时间仅为30分钟

VHO不仅已经在内华达沙漠修建了测试管道,还在美国俄亥俄州快速交通计划(即在芝加哥、哥伦比亚和匹兹堡之间建设一个超高速系统)的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丹佛国际机场以及堪萨斯城与圣路易斯之间线路的研究也正在进行中。据称,VHO在印度浦那与孟买之间建设超级高铁线路的可行性研究已经处于“高级研究阶段”。VHO公司也正与沙特阿拉伯密切合作,计划在其国内实现各个城市间超级高铁的互联。

2017年,VHO在美国内华达沙漠建成了超级高铁测试设施DevLoop

孰是孰非

开源模式还是传统模式?哪一种模式将在超级高铁的开发竞赛中取得胜利?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目前,这两种模式都取得了快速进展;未来,还需要大量的投入与实践检验。

近年来,较小规模的“现实版”开源项目已经在其他领域出现,包括市政机构运营的公民参与项目,以及针对资方反馈来重塑产品与服务的众筹计划等。例如,施华洛世奇举办设计比赛,将获奖参赛作品投入生产;名为Threadless的T恤专营店创建了分享平台,现已成为艺术家和设计师销售各种服装、装饰、艺术和家居配饰的集成店。

一个更广泛的问题是:组织和开发活动的开源模式是否能够应用于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开源方法很新颖,但尚未证实有效。这种方法的风险在于,平台上不同的专家提供的意见比较琐碎,很难整合成一个连贯的计划。企业需要一组核心人员确保这种零散的意见不会对关键要素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涉及安全性相关问题。

或许,HTT的开源模式是否可行并无关紧要,除了盈利能力以外,还有很多衡量成功的标准。开源模式如果创造出新的方法或新的应用方式,即使并未立即推动超级高铁项目的发展,或仅仅是小型的技术突破,仍有可能为整个交通行业带来颠覆性变革。

让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编辑: 河南网络媒体

栏目: 军界风采

标题: 超级高铁的两种开发战略,你看好哪一种?

链接: http://www.hnchenguang.com/junjiefengcai/201908/65974.html

版权: 河南新闻网是河南新闻的网上集散地,全天候实时报道河南新闻,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军事新闻,社会新闻,娱乐八卦,人间百态,环球趣闻,以及贴近河南人民生活的休闲服务资讯。

关键词推荐:

搜索推荐:

上一篇:潘石屹一语成谶 共享单车因钱太多而被摧毁 下一篇:腾讯九年,我毕业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推荐排行
精彩图文